<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p>
<pre id="vbl5l"></pre>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outpu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p>
<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re>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
<p id="vbl5l"></p>

<p id="vbl5l"></p><output id="vbl5l"></output>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pre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output id="vbl5l"></output>

魯貴、王福升論 ——《雷雨》《日出》中的兩個小人物

摘 要:曹禺的戲劇作品中有一類人物形象,他在刻畫他們時可謂極盡其貪婪丑惡之態,這便是《雷雨》中的魯貴和《日出》中的王福升。他們并非戲劇的主角,作者卻對其著墨頗多且將他們貫穿于戲劇始終,成為多個關鍵情節的“樞紐”。作者在對待這類人物的態度上,往往比對歷來被看作“萬惡剝削者”的周樸園與潘月亭之屬鞭笞得更為猛烈。在藝術創造和審美內涵上,這些形象具有十分鮮明的性格特征和個性化的語言表達,甚至比作者贊揚的一些人物更加豐富。然而,在《雷雨》和《日出》的接受史上,卻出現了對這類人物較大的研究空白。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將這類人物重新置于創作的歷史語境下考察,探求作者的藝術構思和思想痕跡,進一步闡釋曹禺戲劇的內涵。論文將就人物塑造特征來探討其背后隱含的多重內涵,從而對曹禺戲劇做出新解讀。

 關鍵詞:魯貴;王福升;現代化奴仆;戲劇結構;曹禺

一、緒論

《雷雨》和《日出》分別發表于1934年7月和1936年6月,作為曹禺劇作的代表篇目,歷來受到廣大研究者的關注。然而,在對戲劇人物的探討上,批評家們關注的焦點往往集中于繁漪、周樸園、周萍、陳白露、潘月亭、李石清等“主場人物”上,而對魯貴、王福升這兩個“串場人物”的關注度極小。

稱魯貴與王福升為曹禺劇作中的“小人物”,不僅是針對其社會身份而言,更是在戲劇人物圖譜上做出的指認。在戲劇建構中,劇作家出于對戲劇整體藝術性的考量,往往會設置一些與中心主題關系甚微的“小人物”,他們往往起到如下作用:勾連關鍵人物,推動劇情發展;與主要人物形成對照,凸顯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作為外部環境的組成部分出現,暗示戲劇背景。因此,“小人物”在一部戲劇中幾乎是不可或缺的。

 二、現代化的奴仆

《雷雨》和《日出》誕生于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社會大變動的歷史時期,在中國社會半殖民地化過程中,隨著城鄉資本主義化的發展,各個階層的命運發生了極大的轉變,社會道德和個體的身份也潛移默化地隨之而變。魯貴與王福升,便是這時代浪潮中生出的一類“新型奴仆”。錢谷融先生在1980年發表的《〈雷雨〉人物談》中,曾提及魯貴這一奴仆形象:“魯貴這個人物,也已經與傳統的小說戲曲中的刁奴惡仆的形象很不同了,他已經現代化了?!边@一“現代化”無疑與當時社會形態的變更密不可分:半殖民地化的“歐風美雨”推動了現代都市和傳統農村的相互對立與滲透,以物質關系為紐帶的城市工業文明日益侵蝕著傳統意義上的人性,金錢成為了市井之徒頂禮膜拜的對象,傳統的倫理關系在主仆層面也發生了潛在的轉變。對于魯貴和王福升來說,主子不再成為固定的一個家庭或個體,而成了金錢,他們不再全身心地獻身于主家,也不再如舊日的奴仆那樣兢兢業業地渴求一份穩固的收入來維持生計,而是在謀求自己利益的基礎上分得主家的利益,從而盡可能地滿足自己無止盡的欲望,甚而至于違背社會道德來實現這一目的。

在《雷雨》第一幕中,首先展現的便是魯貴以其貪婪狡黠的語氣暗示四鳳與周萍的關系,并企圖利用這一關系來獲取物質利益,用女兒四鳳的話來說,便是“見錢就忘了命”。表面上,魯貴對“周老爺”一家畢恭畢敬,但試看其在背后所為——當魯媽初到周公館時,魯貴便以主人似的語氣說到:“鳳兒,你跟你媽拿一瓶汽水來?!痹诟Q伺了繁漪與周萍的事情后,又無所畏懼地威脅繁漪,絲毫不為其周家太太的地位所震懾。在家中,他對四鳳和大海說:“周家的人從上到下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提及自己窺得的秘密時,又得意地講到:“明天,我把周家太太大少爺這點老底子給他一個宣布,就連老頭這老王八蛋也得給我跪下磕頭。忘恩負義的東西?!?/p>

在《日出》里,這種新型主仆關系則體現得更為明顯。王福升作為一家高級旅館的茶房,由于所服務的階層占有大量的財富與權勢,便成為依存這一群體并從他們那里分得一些“殘羹冷炙”的奴仆,然而若想探求他的主子是何人,觀眾卻也是無從知曉的,“潘經理”、“胡四爺”、“張先生”、“顧八奶奶”… …這些旅館中的???,社會上的“有余者”仿佛都是他所倚勢的對象。正如魯迅先生所說:“凡走狗,雖或為一個資本家所豢養,其實是屬于所有的資本家的,所以它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边@在王福升的身上尤為突出,亦適用于《雷雨》中的魯貴。

在傳統社會中,奴仆以失去人身自由為標志,即俗稱的“賣身為奴”,而以魯貴和王福升為代表的新型奴仆則以雇傭關系存在于主仆關系中,對于是否保持這一關系,奴仆亦享有較大的自主權,這便是其“現代化”的又一方面。然而,在曹禺看來,這一“現代化”對整個社會來說,卻并非是真正的進步。

曹禺對于這一“現代化”產物的態度,隱現于戲劇描寫之中。無論是《雷雨》中的魯貴,還是《日出》中的王福升,在他們出場時,作者都對其特點給予了近乎一致的交代——狡黠。魯貴出場時,曹禺寫到其神氣的萎靡和臉上的油汗,指出其極端放縱的肉欲,進而將其象征為一只狼:“他的眼睛銳利,常常貪婪地窺視著,如一只狼;他是很能計算的?!痹谇楣澾M展過程中,曹禺毫不留情地展現他的貪婪和暴躁,并在人物命運上將他的結局安排為“一天晚上喝酒太多,死了的?!蓖醺I某鰣鰟t是“一副狡猾的面孔,帶著讒媚卑屈的神氣”。在情節鋪寫上,《日出》第二幕中,作者則以諷刺性的書寫描繪了在聽到工人唱號子時方達生和王福升的不同反應,一句“天生的那份窮骨頭嚜。要不,一輩子就會跟人打夯,賣苦力,蓋起洋樓給人家住嚜?”更是包含著曹禺對此人物的鞭笞,在描寫王福升對潦倒的被迫害者黃省三的嘲弄之后,作者又進一步通過書寫其對妓院女子翠喜和被其出賣的小東西的惡行以及對胡四的諂媚將王福升丑惡之極點展現了出來?!安茇茉炝艘粋€狡詐、世故、圓滑的兩面派形象,用這個大眾化的小人物形象來代表那個時代的一批具有典型意義的人物”,通過這一系列的描寫,不難看出曹禺對這一類人的鞭笞。

 三、戲劇結構中的“小人物”

曹禺在兩部戲劇的序跋中曾多次提及戲劇結構安排的重要性。在被問及為何于《雷雨》中設置周樸園在夜晚與周萍和繁漪對話的情節,從而流露其作為父親和丈夫的悲哀時,曹禺答到:

“為什么這段戲要這樣寫? 是要顯示周樸園這個人另一部分的性格。有人問是不是你同情這個資本家了? 不是, 因為這是一個人物, 他必然有這一面??傊?,從這些人物身上可以看得出來, 他們的性格是有層次的, 有發展的, 有兩面性的。 當然, 并不是每一個人物都如此, 魯貴就沒有什么發展, 只是一味地壞。這要看戲劇結構是否允許寫出他性格發展的層次來。只能重點地寫、 重點地給; 每一個人都寫、都給, 是不可能的?!?/p>

這一訪談內容雖因時代政治的關系而有待斟酌,但仍可以看出曹禺在戲劇中對于魯貴、王福升這類人物的安排:周樸園、繁漪、周萍等在戲劇中是作為”心理性人物”存在的,而性格上“一味地壞”的魯貴則更多是以一個”功能性的人物”存在于戲劇結構中,主要是為串聯人物關系和推動情節展開而設置的,換句話說,正是因為魯貴的存在,周魯兩個家庭的恩恩怨怨才得以在這一天聚集在一起成為全劇的沖突。稱魯貴與王福升為“小人物”,一個很大的原因便是出于其在戲劇故事中的地位,對于作者來說,他們并非戲劇內容的中心,因此便有了性格上相較于主場人物更為單一化的特征,并且在人物性格體系中更多地起了陪襯作用。

其次,曹禺否認了“同情資本家”這一質疑,筆者是認同的。在一位真誠而深刻的戲劇家眼中,他筆下的人物早已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而決定曹禺先生對待人物態度與情感的,絕不是所謂的階級劃分。曹禺多次提及其劇作中所要表現的“宇宙間的殘忍”,他筆下的主人公多是掙扎在世間,處于生存困境的人。因此,在彼時大眾看來是“資本家”和“萬惡的剝削者”的人,在曹禺眼中,卻也不過是一個在生命中掙扎或被戲弄的可憐人,這也是許多批評家認為作者對資本家產生了同情的原因。在《雷雨》的序跋中,作者曾將主人公比喻為“陷入沼澤的羸馬”,周樸園作為家庭專制的代表,他的冷酷與偽善收獲的是妻子和兒子的疏離,當偶然間遇到幾十年前被自己拋棄的侍萍時,他的虛偽達到了頂峰,而在夜深時面對兒子周沖問出“你怕我么?”的一刻,他的脆弱也達到了頂峰。此時,縱觀了周樸園經歷的作者所看到的,不過是在這世間掙扎卻一無所獲的中年男人,是可悲可嘆的蕓蕓眾生之一。在《日出》中,潘月亭是看似坐擁大量財富,于高級旅館中消磨人生的銀行大亨,然而作者卻又將“金八”這一更高一級的財富剝削者設置于戲劇背景中,這便將潘月亭在劇中享有的地位與尊嚴消解在了可笑的處境中。到最后,觀眾便會發現表面備受尊敬的潘月亭實質上也不過是聽命于金八的一枚棋子,潘月亭的形象也就有了“人被捉弄”的內涵,他能夠作為曹禺戲劇中的主人公,也在于此?!叭嗽趻暝迸c“人被捉弄”的主題包含著曹禺對于人類生存困境的思索,因而他筆下的中心人物具有真實而多層的性格內涵。而反觀被作者“單一化”處理了的人物形象,這些人物恰恰是最不具痛苦的生存體驗,在社會中最“游刃有余”的人——魯貴與王福升。

 四、多重現實性格的糅合

曹禺曾在訪談中提及《雷雨》中魯貴的原型:“我家有個仆人叫陳貴,善于煮羊肉胡蘿卜,這人很斯文,就是魯貴的模特?!比欢?,試看這位仆人陳貴的生活習慣和性格,卻是與魯貴大相徑庭的:“陳貴,非常有才能。他會繪畫,特別善于畫釋伽牟尼,畫觀世音菩薩,常常有人向他求畫。我父親很尊重他。他畫畫時把門關起來,誰也不準進去?!痹诓茇闹v述中,陳貴儼然一個清貧士子的形象,并非舍棄尊嚴的“分羹之徒”,其與主家的關系也與《雷雨》和《日出》中所塑的主仆關系大相徑庭。那么,魯貴的原型,到底是誰?“《雷雨》中的每個人物都有真實的影子,但又不是一個人 ,而是集中了很多人物的特點 ,再加以我的創造?!币虼?,在探求魯貴與王福升原型的過程中,我們并不能將視角局限于某個曹禺在生活中親歷的具體人物上,而是抽取“很多人物”的共通點,由此揭開兩個小人物的“真面目”。

曹禺曾多次提及一個叫李補耕的人,“他一來到這里,穿著長袍馬褂,等著父親下樓來見他。父親慢騰騰地從樓上走下來,也是擺著架子。他一見父親就磕頭。我父親也不客氣。這個人是靠者我父親當上縣知事的,撈了不少錢。他一來,就和父親躺到那里對著抽鴉片,他的太太和我的繼母對著抽鴉片。等我父親一死,就再也不見他的蹤影了?!备赣H萬德尊的官場生活常被年幼的曹禺納入眼底,這一類通過諂媚來獲取錢權的勢利之徒在曹禺的幼年生活中不在少數。曹禺曾回憶”賓客盈門的萬公館”中總是有一批又一批的新朋故舊陪著父親萬德尊吃吃喝喝,極盡諂媚之能事,這些人趨炎附勢的丑惡本性也就深深刻在了曹禺心里,這不能不影響他的價值觀。正如田本相在《曹禺傳》的書寫中提到的:“曹禺接觸的都是這樣一些人物,他覺得這些人很可笑也很令人厭惡。誰能準確判斷,曹禺從這些人身上又取了什么東西,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睂⑦@一類作者生活中親歷的“可笑又令人厭惡”的人與其作品中的人物性格對應,便不難發現他們與《雷雨》和《日出》中魯貴和王福升的共通之處。曹禺將這類人的共同性格特征進行抽取,得出了“勢利”和“諂媚”之屬的抽象概念,又因自幼癡迷于明清小說和戲曲,自然地聯想到了傳統文學作品中的刁奴惡仆和勢利之徒,并且,這類“小角色”在故事中起到的作用也一并為作者的創作提供了參照。因此,在某種意義上,魯貴與王福升的形象亦是傳統文學范式與時代典型的“化合”。

 結論

在中國現代戲劇文學史上,曹禺以超越時代的探索和藝術獨創性將現代戲劇推向了成熟,讓中國現代戲劇在藝術和思想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人物是戲劇的主體,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人物關系的建構是一部劇作成功的關鍵。在曹禺塑造的眾多戲劇人物中,筆者選取歷來不受重視的魯貴與王福升,分析了這類人物所隱含的時代內涵、藝術構思以及作者的生活經驗,從而看到了曹禺對人性貪婪卑瑣一面的喜劇性挖掘。

 參考文獻

[1] 錢谷融著.錢谷融論學三種[M].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2008,92.

[2] 屈正平編.魯迅雜文選讀[M].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72,44.

[3] 吳曉艷. 現代作家筆下仆人形象研究[D].南京師范大學,2012,7-8.

[4] 王育生. 曹禺談《雷雨》[J]. 人民戲劇,1979(03):40-47.

[5]吳曉艷. 現代作家筆下仆人形象研究[D].南京師范大學,2012,32-33.

[6] 殷鑒. “功能性人物”在劇本結構中的重要作用——以魯貴為例[J]. 戲劇文學,2009(02):64-67.

[7] <雷雨>序//曹禹著.雷雨[M].延吉:延邊人民出版社.2000.

[8] 曹禺.《雷雨》的寫作過程[J].語文教學與研究.2014,(9):8.

[9] 田本相,劉一軍著.曹禺訪談錄[M].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2010.

[10] 田本相著.曹禺傳[M].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1998.

 致 謝

春日遲遲,流光易逝。古人云:“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蓖ㄟ^此次論文寫作,我意識到自己知識與思維的局限性,同時也收獲了繼續向前探索的動力。

在此,我衷心感謝袁洪權老師的指導,老師為我的論文選題和寫作提供了十分寶貴的建議,嚴謹的學術研究態度亦使我受益無窮。

最后,感謝所有良師益友和親人的支持!

魯貴、王福升論 ——《雷雨》《日出》中的兩個小人物

魯貴、王福升論 ——《雷雨》《日出》中的兩個小人物

VIP月卡免費
VIP年會員免費
價格 ¥9.90 發布時間 2023年9月5日
已付費?登錄刷新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1158,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cnqczl.com/chachong/163876.html,

(0)
上一篇 2023年9月3日
下一篇 2023年9月5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欧美午夜a级精美理论片,在线成人aa在线看片,欧美不卡视频在线观看,欧美在线成人午夜影视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p>
<pre id="vbl5l"></pre>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outpu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p>
<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re>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
<p id="vbl5l"></p>

<p id="vbl5l"></p><output id="vbl5l"></output>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pre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output id="vbl5l"></output>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