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p>
<pre id="vbl5l"></pre>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outpu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p>
<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re>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
<p id="vbl5l"></p>

<p id="vbl5l"></p><output id="vbl5l"></output>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pre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output id="vbl5l"></output>

封建思想的幫兇——論《白鹿原》中白趙氏和吳仙草的悲劇人生

摘 要:《白鹿原》是著名當代作家陳忠實先生的杰作,這是一部體現了陜西的傳統文化并受到眾人認可的當代文學作品,也是一部輝煌的史詩。陳忠實在這部作品中除了向我們展示了五十多年的國家民族秘密歷史,更深刻展示了女性的悲劇歷史?!栋茁乖纷髌分兴茉炝艘幌盗信孕蜗?,她們一生的命運都顯示出封建社會中殘酷的令人窒息的一面,以及婦女被男權制和封建傳統的侮辱與損害。本文選取了作品中的“白趙氏”和“吳仙草”兩位深受封建禮教毒害的女性,通過對白趙氏和吳仙草的遭遇以及她們的言行變化分析出她的總體特征,挖掘出封建禮教對婦女思想的毒害,更是毒害著下一代的人,進而分析出造成她們的悲劇根源。

 關鍵詞:白鹿原;白趙氏;吳仙草;封建思想;幫兇

 一、緒論

 ?。ㄒ唬栋茁乖泛喗椋ò宗w氏和吳仙草人物簡介)

本文將著重研究白趙氏和吳仙草這類傳統家族文化踐行者的女性形象,“白趙氏”是原村長秉承老漢的妻子,在文中我們便可得知“白趙氏”是封建傳統家長的代表,她有著一身關于傳統思想的教條,她時刻以傳統的思想來規范自己、鞭笞她人,她是以白嘉軒為代表的宗法家族制度及儒家倫理道德的“好幫手”。而白嘉軒的第七任妻子“吳仙草”,她是山里人,自幼受到家庭嚴格的教育,再接受了“父母之命”的包辦婚姻嫁給了白嘉軒,才走進了白鹿原,她無論是在山里還是原里都遵循著“三從四德”的嚴格規范。

(二)研究動態和現狀

《白鹿原》是一部描寫家族歷史和革命歷史的杰作,文本創作宏偉壯觀,其豐富多彩的藝術形式、深刻的思想內涵、濃郁的地方文化特色、多種多樣的人物形象始終是評論圈關注的焦點。對于當代文學界來說,它的出現使當時的小說藝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從《白鹿原》近十年來的研究來看,側重對《白鹿原》主題研究、人物研究、“白鹿”意象研究、語言研究較多,而人物研究方面,一方面因為小說中白嘉軒是中心人物,他是所有矛盾的核心,伴隨這一人物出現的有鹿子霖、黑娃、白孝文這些和他相反的人物,這些典型人物是熱門話題,關于他們的文學研究相對來說是比較多的。

 二、白趙氏和吳仙草的封建女性特征

 ?。ㄒ唬┌宗w氏的封建女性特征

1、身份卑微,聽從安排

《白鹿原》中,有許多女性是沒有擁有自己的姓名的,諸如白趙氏、鹿冷氏、孝文媳婦,就是自己的父姓加上夫姓或者某某媳婦而存在的,她們的價值就是未嫁時成為勞動力,出嫁后為夫家傳宗接代,扶持家庭。白趙氏在文中,并沒有出現她真正的姓名,也沒有關于白趙氏的詳細介紹,她是伴隨著“秉承老漢”出現的,文中以“嘉軒的母親白趙氏”展開描述,在文中只有這么一段關于白趙氏的描寫:她遵守著幼時從父母,出嫁從丈夫,到老了從兒子的古訓,十分放心的將家務事和族里的事交給白嘉軒來處理,而她就退下來默默的扶持自己的兒子,不再插手兒子辦事。

2、愚昧盲目地順從封建傳統

秉承老漢去世后,白嘉軒因為連續幾次喪妻而心灰意冷沒有心思再娶妻時,白趙氏有一段話讓人印象十分深刻:不用等了,即使等也是白等,家里實在太孤清了;而且她自己一個人要只是完成打掃房間院子、洗衣做飯已經忙不過來了,更不用說是紡織布匹這些細致活了。白嘉軒說:“那也要等過了父親去世一百日之后才能辦吧?!卑宗w氏說:“不用等過百日了,‘七七’一過馬上就辦?!盵2]可以說是被封建傳統思想浸洗直到體骨。即使當白嘉軒的第五任妻子再次犯病過世時,白趙氏依然積極的幫兒子娶媳婦,兒子說先緩一下再娶妻她也不愿意聽,更是上了勁的教導兒子:不要擺出這幅挫敗沮喪的樣子!女人不過是一張用了黏窗子的紙而已,破了壞了把它撕掉再黏上新的一層就是了。

(二)吳仙草的封建女性特征

1、地位低下,男權社會下被利用的工具

在男權社會下男性被看作是完整的并具有完全的象征性和主體性,而女性只能被貶為“他者”,失去自我主體性,所以,在白鹿原上生活的女人,她們都不被看做是真正意義上的人,她們的價值與物品價值衡量方式同等,她們被視為商品或者工具,給男性用來交換和交易,來發揮她們的作用。正如白嘉軒第五個、第六個媳婦的父親都是只要有高金聘禮就不會介意什么命硬之說,視女兒的生命只是一場交易,女兒就是一個可用來換取金錢的物品,不斷地利用女兒換錢。

仙草雖然不是用來換取錢財的,但也是作為報恩禮品,送給白家。仙草因為他父親的一句話“你把五女引走吧”,就從此嫁入了白家,她來不及害怕關于白嘉軒“命硬克妻”的傳聞,就聽從父命的指令,被當作還恩禮物送給了白嘉軒。

2、溫柔賢淑,為男性而活

白嘉軒的六室妻子相繼去世,村里的人都說“白嘉軒長了一個可怕的家伙,那家伙又尖又長還長著個有毒的倒鉤,會把女人的肝肺心肚全都刺傷注入毒液,即使是金剛做的女人也經受不住?!盵9]但由于仙草從小就受到封建思想的浸洗,對于嫁給這個有“可怕”家伙的男性,即便是害怕,她也只能聽從父親的意愿,帶著巫師給她留下的六個桃木棒槌進入了白鹿原。她在嫁進白家前做好了準備功夫,六個棒槌用來對付白嘉軒之前去世的六位不甘心的鬼魂,她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亡魂,最初她也想著保護好自己,但是在結婚的頭一天晚上,她目睹了丈夫對于“百日忌日”的生氣、無助和認栽之后,她遲疑了一下便把白嘉軒拉回房間,卸下她的“裝備”,說道“哪怕我明天早上起來我就死了,我也心甘情愿”[10]在她心里,男性是她的整個世界,她要做的就是取悅他,將自己貢獻給他,要使他過得愉悅,哪怕付出生命作為代價也是應該的。

 三、受害者變施害者,成為封建思想的幫兇

 ?。ㄒ唬埡ε?/strong>

白趙氏以“糊窗子的紙”這樣便宜、隨處可見的低微之物來比喻女性,她和白鹿原上的封建思想、男權主義為伍,她要的僅僅是一個能生孩子的女人,不能生育的或者沒有活下去的女人,可以說沒有任何價值了,就像對于過去相繼死去的兒媳婦,白趙氏沒有任何可惜之意,她們的慘死“回魂”,白趙氏的態度是天黑就去請“法官”,將這些不甘心鬼魂全部都抓起來消滅掉,我們就知道只要是會阻礙到兒子的,她都會毫不留情的處理和毀滅掉。

白家的孝文和孝義先后娶妻,當孝文初接受男女之事,非常興奮,便無節制的索取,以至于身體吃不消,白嘉軒斷定了孝文過度貪色,便鄭重的跟仙草說讓她給兒媳婦亮亮耳,仙草則將這個討人嫌的任務交給了白趙氏,白趙氏接受了仙草的意思后馬上就離開了紡車走到了孝文媳婦窗外,把孝文媳婦叫過來說話,交談給孝文媳婦下了法令:十天稀一回。還改變了天黑睡覺的習慣,晚上來到孝文的窗邊監督他們是否遵循她的指示,發現孝文仍然臉色發黑時,就訓斥甚至羞辱自己的孫媳婦,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孝文媳婦的身體上,不給孝文媳婦解釋的機會,解釋只是在找借口和推卸罪過,并揚言如果孝文媳婦沒有將自己管住,她就會拿針將孝文媳婦的生殖器縫起來,恐嚇自己的孫媳婦。明明就是孝文貪婪無度,但是卻讓女人來背負惡果。顯然白趙氏已經被封建禮教被男權社會下的壓制,沖昏了頭腦,使她變得麻木殘酷,即便同樣是女人,也同樣做過別人的妻子,在她眼前女性就是男人的附屬品,任何時候都要以男人的生命和名譽為重,只要女人作出有損自家男性生命或名譽的事,她便操起她的武器,毫不猶豫的刺向女性,守護男權維護封建傳統。

當白嘉軒知道自己的兒子孝義有可能是“只坐花不開花的狂花”后,便心生一計,交由白趙氏去實施,哄騙兔娃去陪孝義媳婦睡覺,她和白嘉軒策劃了這一切,將一個沒有過錯的女子安排和其他男人發生關系,只為堵住眾人的口舌維護白家的名聲,為白家開枝散葉。這種“借種生子”行為簡直是病態的,她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名聲、為了維護孝義的臉面,而將一個女子的清白和意愿視若無睹,試想如果這件事被發現又或者沒有成功的話,最后被“毒打”的肯定也是孝義媳婦,她只記得傳宗接代的任務,只記得要維護白家的尊嚴,就把一個女人往絕路上推,是多么殘酷可怕的事情。

?。ǘ┙d女性

白趙氏和吳仙草都是上一輩的人,她們自小就要經歷裹腳的折磨,但是她們卻覺得這些疼痛是女性必然要承受的,在白靈幼小時,仙草就拿著“一雙丑大腳,嫁給要飯的都不要”的話語威逼白靈裹腳。再到白靈大些時,提出要像哥哥一樣到城里去念書,仙草卻認為這是瘋狂的要求,白嘉軒不應該慣著白靈,應該嚴加看管,女子應該坐在織布機上織布而不是上學堂,紡線織布才是女子本分。她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多次阻止白靈讀書,禁止白靈到城里去,還贊成將白靈鎖起來。她覺得女性就應該呆在家里,聽從父母的安排,找個人嫁了,生兒育女過完自己平淡無奇的一生。讀書識字是男性的權利,而女子只有紡織的義務,不要妄想能與男性“平起平坐”,享受男子的優待,她將這些卑微的思想強行灌輸給下一代,阻止女性前進的步伐,限制女性的自由。

 四、白趙氏和吳仙草的悲劇根源

 ?。ㄒ唬┓饨ㄉ鐣隆澳凶鹋啊钡男詣e悲劇

在過去的五千年里,中國的封建歷史創造了一種內在的男性統治思想,而女性作為男性的附屬品根本沒有任何地位和尊嚴。 因為建立封建制度本來就是為了讓男性更便利的統治社會。早期儒家學者提出“男女之有別”[15]和“男女授受不親”[16]等思想,明確了“男女之間有嚴格的差別”是理正人倫、施行禮教的基礎,是對男女兩性的雙向道德約束。再到后期提出了一系列支持和維護男性權威的理論,比如女子應“外言不入于梱,內言不出于梱”[17]等,雙向約束制度開始向男性低頭,將注意力轉向女性,形成對女性的單方面約束,“男尊女卑”在這個失衡的基礎上產生了,隨后,對女性的規則和限制越來越多,它們給女性帶上重重枷鎖,設下層層圍欄,讓“男尊女卑”的思想變得毋庸置疑,堅不可摧。

就像盧梭在《愛彌爾》中寫道:“沒有女人,男人仍然存在,沒有了男人,女人的存在便有問題。女人依靠男人的感覺而活。女人一生的教育都應該依照和男人的相對關系而計劃?!盵18]所以,男性在封建社會里將處于支配的優勢地位,而女性則處于劣勢、被支配和被安排的地位。男性可以娶妻、不滿意也能休妻、妻子去世可以續弦又或是三妻四妾,而不會受到社會的輿論和非議,但是女性只要一出生便會受到道德約束,出嫁前要守身如玉,出嫁后對丈夫要從一而終,只要稍微偏離這條男性定制的軌道,都會受到輿論的唾棄和社會殘酷無情的懲罰,正如白趙氏所說女人不過是一張用來糊窗戶的紙而已,她的地位是多么的卑賤和不值一提啊?!栋茁乖防镂覀兛梢灾腊准诬幍牡匚缓芨?,他說一句話的震懾力很強,即使只是挺直腰背也足以讓人生怕,他能夠參與家里和族里的所有事務,制定限制村里人們的條例,在管教孩子上從來也是說一不二的,但是白趙氏和仙草卻沒有任何權利,甚至是提出抗議的權利都沒有,這正是在中國封建思想幾千年來形成的性別差異。

?。ǘ┠袡嗪妥诜ㄖ贫认碌臓奚?/strong>

男權制也被稱作父權制。阿德里安娜.里奇曾經指出:“在此父權制的體系中,男性通過強制力量和直接壓迫,或者通過傳統、儀式、語言、法律、風俗、禮儀、教育和勞動來確定女性的角色,并將女性處置在男性的控制之下……”。白鹿原是一個由男性管理的小社會,在里面我們可以知道不管是討論國家大事、買賣田地、修訂《鄉約》、修建教堂、參與斗爭還是宗族的祭祀活動,所有的決定者都是男性,男性就是那個時代的權威代表,而女性是不被允許站上那個舞臺的。而且無論是在公共還是私人的范圍中,所有計量和評估婦女的準則都是由男子制定的,婦女不僅不能夠參與到自己的制定標準里面,還不可以為男性制定任何的規則,這是一個單向且不可逾越的規定。在秉承老漢去世后,白趙氏在面對白嘉軒娶妻生孩子時,表現出比秉承老漢更加干練和果決,有著認定一條路只顧往前而不左顧右盼的果斷和堅定,而仙草在知道自己將命不久矣時,仍然有條不紊的織布做飯,鎮靜且細致的打點好一切,試想要是白趙氏和吳仙草是一名男子,相信她們必定會有一番作為。但是在男權社會下,女性被剝奪了獲取知識、提高自身價值和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的權利,她們只能成為男性的附屬品,將自己的才能埋沒,做一些簡單的工作。

 結論

《白鹿原》描述了在封建男權制下婦女的悲慘命運,是一部用眼淚和鮮血書寫的歷史。白趙氏和吳仙草是當時在白鹿原上無數女性的代表人物,她們意圖用奉獻自我、埋沒自我、犧牲自我的極大代價來求得男性的愛和今生的安寧,她們是和男性共存亡的,一生為男性而活著,自覺的將自己的生命權交給男性。親手為自己架上釘子和木板,將把手交給男性,讓他們牽著自己走,她們整個人的意識都是單一的、麻木的。因為她們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源是封建傳統思想的根深蒂固,給她們的前進有著重重枷鎖,她們沒有意識到男權社會是不平等的,是畸形的,她們沒有明白她們的悲劇來源于她們的愚昧不反抗并且還成為了封建思想的幫兇,使這種錯誤一直延續下去,一直在殘害自己的同性。

 參考文獻

[1] 陳忠實,《白鹿原》[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7:1-582.

[2] 陳忠實,《陳忠實文集》第五卷[M].陜西:太白文藝出版,1996:64-68.

[3] 波伏娃,《第二性》[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11:43-480.

[4] 禹燕,《女性人類學》[M], 北京:東光出版社,1988:3-50.

[5] 鄭周明,《白鹿原》的女性悲劇[M].學術探索,2006:123-140

[6] 張雨蒙,論《白鹿原》傳統與變革碰撞中的女性形象——以白趙氏、鹿冷氏、田小娥、白靈為例[J]. 集寧師范學院學報, 2018(2):5-5

[7] 尹季,《白鹿原》中三類女性形象的文化內涵[J]. 船山學刊,2003(02):139-141.

[8] 曹雅潔,《白鹿原》的文化闡釋[J]. 文教資料,2010(4):4-4.

[9] 吳梅芳,試論《白鹿原》的男權意識[J]. 寧德師專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2(03):32-35.

[10] 文斌,佘向軍, 鏊子·白鹿·磚塔——《白鹿原》思想意蘊新論[J]. 長沙電力學院社會科學學報, 1997(02):72-76.

致 謝

時間如同白駒過隙,眨眼間,我大學的學習隨著畢業論文的完成就要結束了。在大學學習的這幾年時間里使我受益匪淺,尤其是在完成畢業論文的這半年的時間里,我在收集、整理、思索、停滯、修改、直至最終完成的過程中,得到了老師和同學很多的關懷與幫助,在此我向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封建思想的幫兇——論《白鹿原》中白趙氏和吳仙草的悲劇人生

封建思想的幫兇——論《白鹿原》中白趙氏和吳仙草的悲劇人生

VIP月卡免費
VIP年會員免費
價格 ¥9.90 發布時間 2023年9月5日
已付費?登錄刷新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1158,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cnqczl.com/chachong/163895.html,

(0)
上一篇 2023年9月5日
下一篇 2023年9月6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欧美午夜a级精美理论片,在线成人aa在线看片,欧美不卡视频在线观看,欧美在线成人午夜影视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p>
<pre id="vbl5l"></pre>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delect></p>

<p id="vbl5l"></p>

<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outpu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p id="vbl5l"></p>
<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output></pre>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
<p id="vbl5l"></p>

<p id="vbl5l"></p><output id="vbl5l"></output>
<p id="vbl5l"><delec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delect></p>
<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output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output><pre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re>
<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p id="vbl5l"><delect id="vbl5l"><listing id="vbl5l"></listing></delect></p><pre id="vbl5l"><output id="vbl5l"><menuitem id="vbl5l"></menuitem></output></pre>

<output id="vbl5l"></output>
? ? ?